天堂也能吃?你平时不会吃的重庆火锅特色配菜2018-11-05 02:55

——

  话说作为重庆妹子来到北京之后,发现北京的火锅不仅味道差了不止1个level,食材也差很多啊,一些我们那边常见的甚至是必点的菜品,北京这边居然没有!

  素菜我就不说了,毕竟本挑食GIRL平时也不怎么爱吃素菜,而且本编的级别还没到能面不改色吃下火锅里的叶子菜的程度。

  牙梗就是猪猪(一般都是猪)的硬腭,就是舌头向上顶到的和牙齿相连的位置。我们也叫它“天堂”,又因为猪牙梗长得像梯子,我们又叫它“猪天梯”。

  我觉得这样直白地和大家说它的具体部位不好,这样好多人都会因为嫌弃而不吃了。想当初我们吃的时候,根本就不知道它是什么部位,就爱上了这个味道,长大了才知道原来它是猪猪的天堂。

  如果摒弃先入为主的关于猪猪身体部位的成见来品尝牙梗的话,嘻嘻,脆脆嫩嫩的美食你值得拥有哦~

  牙梗要在锅里煮上10分钟才能吃,一片一片的牙梗煮好之后会变得卷卷的,Q弹可爱,想吃。

  蹄筋要那种连筋带肉的,事先用高压锅压过的那种。在火锅里煮过之后,牛肉充分吸收了锅底的汤汁,蹄筋软糯得近乎入口即化。

  市面上还有另外一种蹄筋,全白的那种。嗯,那个蹄筋是经过工业处理的,虽然看起来很干净漂亮,但实际上经过冷冻后,吃起来不新鲜不说,还经常会碰到绵得嚼不动的情况。

  这个东西,本编也是不会吃的。在民间,这玩意也是有的人退避三舍,有的人爱之入骨。

  也不能叫人家鸡屁股啦。鸡尖这是一只鸡身体最尾的一团肉,长出尾羽的地方才是鸡尖,不是排泄的地方!!!

  听家里人说,鸡尖很好吃,肉质鲜嫩,口感爽滑,吃火锅来一盘是很不错的丰富肉食口感的方法哦。(每次看这些东西似乎都能感受到小鸡仔们的颤抖)

  说个笑话,我和一个云南同学去“张妈妈川菜馆”吃饭,点了钵钵鸡。我对她说“帮我拿几串jun子也”,最后我对着她给我拿回来的几串香菇和平菇傻眼了。

  在云南,菌子指的就是各种菇类;而我,郡子指的是鸡胗或者鸭胗。我们对菇类的统称也是菌,但会有很可爱的儿化音叫做“菌儿”~

  那这个“花”是怎么来的呢?在火锅食材中,鸡胗鸭胗如果切成片就太小了,下进火锅里就很难翻得出来。于是师傅对鸭胗或者鸡胗的处理是保持它较为完整的形态,直接将鸡鸭胗改刀花成一小溜一小溜的。最后在火锅里煮出来就会开得像朵菊花一样,口感很劲道哦。

  本编超级喜欢吃鸡鸭胗,不管是卤的、炒的还是煮的,都很好吃!火锅中的鸡鸭胗还带着浓浓的底料味,真的是超级赞!

  现杀泥鳅和黄鳝是考验一家老火锅店是否正宗的奥义之一。如果一家老火锅店能提供最最最新鲜的活捉泥鳅和现宰黄鳝,那么这家店的老板一定是最懂老火锅和老重庆的人。

  泥鳅,不需要我多说,吃多的人都懂泥鳅的肉质嫩滑鲜美。锅里的泥鳅煮熟以后,夹进碗里,从尾巴这一头开始塞进嘴里,然后牙齿轻轻咬住头部下面的肉,用筷子夹住头往外边拉。泥鳅肉就被完整的刮下来了。

  没有多余的刺,两秒钟就能解决一条泥鳅!想吃味道重一点的,可以在碗里用筷子把肉扒拉下来。等肉充分沾上碗里的香油火锅油混合物之后再吃也是十分美味。

  血片当然是火锅店的奥义之二!为什么叫血片,因为现场宰杀的黄鳝片还是血淋淋的大型犯罪现场的样子。将刚刚宰杀好的血片全都放进锅里,等15分钟就能享受盛宴。也有些人喜欢吃脆一点的,微微有点夹生的那种可能就要不了15分钟。但是!生活在水里的黄鳝体内的寄生虫真的很多,最好还是煮熟再吃!(下图可能引发不适,请谨慎观看)

  之前向外地朋友推荐黄鳝的时候,他们还觉得污污的,不好意思下口。黄瓜你都吃了这么多年了,还怕偶尔吃点鳝鱼?

  还有的朋友泥鳅黄鳝傻傻分不清楚,比如新一季的向往的生活里的几位朋友~em,鳝鱼是没有小翅膀一样的鱼鳍的,也没有尾巴,体型也比泥鳅巨大~

  嘻嘻,如果是鳝鱼爱好者,本编就再大方一点地给你们推荐一个菜叫做盘龙黄鳝,你不会失望的!

  如果在火锅里吃耗儿鱼,一定只选择那种只有半个手掌大的最小号耗儿鱼。作为来自大海的食材,耗儿鱼除了一根主刺以外,别无他刺!鱼很小,更容易入味,吃起来也更快,几秒钟解决一个完全不是问题。

  大号的耗儿鱼虽然肉很厚,但是在火锅里不注意就容易被搅散,或者忘记它的存在,等捞起来的时候肉已经很柴了。

  北方的盆友有不知道耗儿是什么的吗?耗儿就是耗唧唧就是小老鼠哦~耗儿鱼正常一点的别名有老鼠鱼,传到川渝地区的时候,人们就自动叫成耗儿鱼啦。

  折耳根也就是鱼腥草。根茎和叶子都能吃,涮火锅的一般是叶子。涮火锅的折耳根不能煮太久,因为吃折耳根就要吃那种清脆爽利的口感和味道。有点腥味的青草香很受大家欢迎的。

  煮久了就软绵绵的,还会影响锅底的味道,所以一般都是最后要收场的时候再涮来吃。

  本·真挑食·编不爱吃叶子,但是挺爱吃根茎的。折耳根肚子汤也是超好吃的呢。

  

  还有很多因为地区所以形成的特色菜我就不说啦,只是每次在外地吃火锅时,虽然很开心能够吃到家乡味道,但是看到外地的和家里的火锅有差距的时候,仍然会有点点心酸呢。

  食物是一个人与时空的连接,习惯了、记住了一种味道,其他的味道再像,也不是原来的那个味道。就像我现在总觉得西红柿的味道不像小时候吃的那么清甜,北京的火锅总是比重庆的火锅差点味道和食材。食物也不仅仅只是充饥之物,更是记忆的符号。每一种食物都被赋予了超越了味道本身的故事和情感。




Copyright © 2018-2020 环亚国际登陆网址_环亚国际平台_首页_恭祝发财 版权所有 织梦58